樊纲观点

您的位置: 首页研究樊纲观点 正文

樊纲:落后国家模仿并不丢人,中国还要努力学习


近期美国发动对中国高科技公司的封锁制裁,引起全民讨论。一些观点认为,中国在市场、知识和技术已经“独立自主”,无需看发达国家脸色,甚至主张反击。近期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成立90周年的纪念会上,中国(深圳)万博manbetx官网院长樊纲出席并发表演讲。樊纲认为,发展是一个漫长而艰难的过程。不管外部环境如何,最重要的是做好自己的事情,包括体制改革的深化,继续开放发展的进程,继续学习引进。随着中兴、华为等事件发生,中国必须尽快开始自主创新。


 

樊纲:落后国家模仿并不丢人,中国还要努力学习

 

以下是樊纲文章的正文:

发展经济学和增长理论的区别

以前一直困惑经济学界的一个问题是:一方面有一整套的增长理论,另一方面有发展经济学,它们之间的关系是什么?打开每一本发展经济学的书,前言都要讨论这个问题。

一般的说法是,增长理论只研究GDP,发展经济学还研究制度变迁、社会进步等等。但是现在增长理论已经把制度改革作为重要的增长因素,而不仅仅是过去的劳动和资本要素。科技知识已经是重要的增长要素,当然也包括制度变迁。

那么,发展经济学跟增长理论的差别究竟在什么地方呢?

这几十年中国经济在发展,我们身在其中,研究经济发展,体会到的一个问题是:发展经济学研究的是落后国家的经济增长,这是一个特殊性问题。处处落后,要什么没什么,还得增长,还要增长得比发达国家快,只有这样才能够实现追赶,才能够实现趋同。这就是发展经济学要研究的悖论。

200年前英国经济水平可能还不如我们现在高,但那个时候英国不是发展的问题,因为没有比他更高的、更强大的对手、更强大的竞争者。我们今天要面临的问题,是在世界市场已经被大国、被跨国公司占领的情况下,要挤进去,追赶发展,逐步靠近前沿,接近发达国家的水平。这时候会遇到一系列问题,包括今天的中美贸易战问题,遇到华为的问题,这就是追赶发展的难处。

因此在这意义上,发展经济学研究的是发达国家和弱小国家的关系问题,就是研究落后国家怎么在发达国家已经占据市场的前提下,怎么能够增长的问题——这也是今天我们所面对的问题。发展是多么困难的事情,发展会遇到阻力,会遇到竞争和冲突。想说明发展的问题,就要说明国家关系的问题。这是我要讲的第一个问题。

最近这些年,增长理论也发生了很大变化。最初大家理解,影响增长的要素是劳动和资本,最初把技术进步、制度进步都作为全要素生产率要解释的东西。但是越来越多增长理论把知识和技术进步作为增长要素,把制度纳入了正统的、主流经济增长问题的分析框架。因此,现在研究增长理论已经不是两个生产要素,而是四个要素。

正是在这个意义上,我们现在研究增长和研究落后国家的发展,眼界要超出劳动和资本,不仅仅是人口和储蓄导致增长,资本积累导致增长,而且更加关注的是技术进步,制度改革,这也是我们这些年正在做的事情。贸易战不是贸易战,是技术战、经济战等等,在某种意义上揭示了发展的困难。

从这个角度看,落后国家和发展中国家、发达国家的差异在于要素禀赋差异,我们有多少劳动力,我们有多少资本,我们有多少知识,我们的制度状况如何。发达国家往往在这四个方面都占先,而我们在这四方面都处于落后。

我们这四十年有了长足进步,但是我们仍然在技术上有弱项。美国人说,华为90%的部件都是美国的,属实不属实不知道,但是我们对技术的掌握确实仍然是弱项。体制改了四十年,仍然有很多要改的东西,我们要把我们自己的事情做好,要应对世界上的这种变化。

我们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,最关键的是做好我们的体制改革。增长理论的基本内容对我们仍然是有用的,需要从发展的角度、从落后国家的角度来思考增长的问题。

过去人们知道GDP只是一个表面指标,更多的关注是经济结构。有什么样的经济结构取决于有什么样的要素结构,也就是要素禀赋结构,包括技术的水平、制度的水平。

技术积累、劳动力、人力资本的结构,要想有更好的、更高级的经济结构,就需要去努力发展和增长那些要素禀赋结构,去改善要素结构,才能够真正获得持久的增长,而不是像“大跃进”那样一个简单临时性的变化。简短的变化其实是浪费了大量资源,并没有真正改变经济结构。努力去改变经济结构,但是如果基础的要素结构没有改变,最终是不可持久的。

发展中国家怎么办?什么能够导致发展?因为我们处处落后,特别是在这些要素结构的问题上处处落后,所以就需要寻找相对优势去更快地发展要素的结构,去真正实现追赶。

后发优势更值得重视

所谓发展优势简单归纳起来是三点:第一,比较优势。劳动力便宜、劳动力多。第二,后发优势,作为后来者可以利用前人积累的知识和技术加速发展,我们可以学到一些经验,少走弯路,可以走捷径。第三,一个相对较小的优势是本土优势。在世界市场上,作为本土的企业、本土竞争者在一定时期内有一定优势。其实,我们最主要是讲前面两个优势。

哪个相对优势更重要?一些学者反复强调的是比较优势。打开任何一门发展经济教科书首先讲的也是比较优势,廉价劳动力。但是如果只有这个优势,解释不了中国四十年发展。我们在改革开放后三十年左右遇到劳动力短缺,当然有我们的特殊制度问题,很多发展中国家就是因为仅仅依靠比较优势,没有过多久经济就出现停滞,经济增长没有长期追赶上去。

要解释中国最近这20多年的增长,最重要的是发挥了后发优势。后发优势应该深入研究,把它的概念扩大一些。它着重指的是较低的学习成本——比较优势是较低的劳动成本,有这个优势可以发展一些劳动密集型经济,而后发优势却是可以在所有领域,包括制度改进等领域,通过在开放过程当中的学习、模仿,使知识和技术增长更快地接近前沿。中国四十年高增长,后来二十年越来越多的是依靠后发优势。

去年诺贝尔奖得主Paul Romer强调知识创造知识、知识的外溢效应,用这个来解释发达国家为什么还能够增长。反过来讲,我们也可以用“知识外溢”这个概念思考后发优势。后发优势就是通过开放,把发达国家的知识外溢到落后国家的经济。通过学习和模仿,我们可以尽快掌握人类已有的知识,取得比较快的进步。

这里我用的是“模仿”,发展中国家模仿不丢人。现在有人把我们的技术进步都归结为偷窃,我不否认落后国家总会有一些违反知识产权的事情,但一方面我们每年花300多亿美元买知识产权,另一方面我们学习模仿大量不受知识产权保护的知识。所谓后发优势,就是可以比较便宜地、比较快速地获得知识。我们很早就实现了开放,不仅仅引进外资,还有就是留学生,后面这些年发展就得益于知识外溢,发达国家一部分知识存量外溢到发展中国家。对发达国家来讲,知识存量怎么产生知识增量、知识存量本身的转移也可以用知识的外溢这个概念加以概括。

从这个角度讲,我们过去做对了,包括引进外资,包括学习交流,正因如此才有这四十年的高增长。现在美国人要把这个封锁起来,中国学者去美国访问哪个部门成了问题,中国学生能到美国学习什么专业成了问题。

在这意义上,美国人也看到问题所在。我们过去恰恰做对了这件事情,我们努力开放,努力学习。华为给职工的一封信是真是假不知道,但在那封信里第一句话就说我们要继续学习美国,不要被反美情绪所干扰,因为那里有先进的东西,只有学习才能实现持续的发展。

落后国家发展的必经阶段

刚才所说的这些事实也给了我们新的证据,让我们认识到发展的困难,认识到未来发展的方向。落后国家的发展都要经历几个阶段:

第一,纯粹依靠比较优势;第二,进入比较优势加后发优势同时起作用的时候,从一开始就要学习模仿,努力实现知识外溢;第三阶段继续学习模仿,同时我们也到了加大自我创新的阶段;再高一个阶段,希望作为后来者能够维护这样一个体系,就是一个开放的世界体系。

不可能一个国家一个企业所有东西都做,可能华为就应该做10%,剩下90%由大家来做。大家互通有无,在一个全球化的进程当中实现更有效率的发展。

我们现在处在第三个阶段,我们能不能实现自我创新,在过去基础上有更大发展,取决于我们是不是能把自己的事情做好。包括科技创新,这些事情不是靠补贴能够实现,不是政府能够决定出来,而是要通过一套机制,以知识产权为核心的投资机制、激励机制;能不能继续在体制效率上做更多文章,真正实现改革深化,这决定着能不能在下一阶段继续实现发展。

发展中国家遇到的困难是符合逻辑和规律的,我们也不必太过于觉得不可接受。客观上大家有各自的利益,要学习怎么面对这些问题,怎么处理这些问题,为进一步发展创造环境,为进一步发挥后发优势创造更好的条件,也促进全球化和国际多边体系,以有利于发展中国家的发展。

万博manbetx官网